以信访不作为起诉,法院裁定不予受理

2020-09-23 12:17:07 阅读
据审查,原告的信访事项在本案之前已予以处理,现原告以信访不作为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按照上述批复意见,本院不予受理。
黄某A与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一审行政裁定书
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粤13行初14号
  原告黄某A。
  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
  原告黄某A因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行政不作为,于2016年2月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6年2月2日依法立案受理后,于2016年6月29日向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8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某A起诉称:仲恺高新区管委会组织仲恺、陈某、黄某某剥削压迫上罗村民和我财产,2004年开始贪污征青苗补偿款,2007年和2012年黄某某贪污犯罪集团想转让上罗村集体土地产权,十二年到处向政府反映问题信访都无法申冤,仲恺高新区管为了贪污我搬迁款,不依法拆迁,仲恺高新区管委会领导组织国土资源局征地组织陈某街道和五一村黄某建书记上罗村黄某某村长冒签我名拿我青苗补偿,压迫剥削我,2008年仲恺高新区管委会帮广东科仕达工业科技有限公司建围墙制造洪水把我家团团包围限制我家出入,利用警察城管几百人员强抢土地财产,侵吞我家周围两干平方米宅基地,仲恺高新区管委会信访局多次信访不受理,不复查,不给答复书,行政行为不作为,仲恺高新区管委会住建局【规划局】刘某生副局长,林某明仲恺副主任他们2013年建造上罗路时把我家排水道做50厘米高,并改变我排水沟水流方向【有上罗路工图纸】有意谋制造成洪水泛滥,2014年9月13日麦教猛市长在惠州信访局接访我并没有解决洪水泛滥,2015年初雨就造成洪水6月5日至10日陈某街道翟某奇副书记,成某东主任,刘某辉书记他于维修为由有意谋堵塞我家排水道,制造污水淹房屋的违法行为,我几十次到惠州信局信访,打电话12××5市热线约40次都行政行为不作为,不答复,不解决,几十次在纪委举报违法犯罪都是不作为不追究,2015年9月15日惠州陈某威书记在惠州信访局接访我,但都不追究不解决行政行为不作为,造成长达洪水3米高十一月污水淹房屋到现在无人过问,家中全部物品,财产淹坏到一无所有并无家可归,我在惠州西子论坛发言,西子论坛屏蔽我发言,我多次到惠州市政府都无法申冤,我现提起行政起诉政府行政不作为的行为违法,希望惠州中级法院给予立案支持。请求:一、被告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行为违法;二、判令仲恺高新区管委会排除我家洪水妨碍,排除危险妨碍;三、判令广东科仕达工业科技有限公司自动拆除围墙,排除我进出妨碍;四、判令被告承担一切诉讼费。
  原告黄某A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证据一,仲恺高新区两委办公文处理表;证据二,《市委主要领导接访情况汇报》;证据三,《关于黄某A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证据四,《关于黄某A信访事项的意见》的送达回证;证据五,陈某街道办事处关于请求解决黄某A房屋受浸的函(陈办函[2015]149号);证据六,《陈某街道办事处关于黄某A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证据七,信访事项不予(不再)受理告知单;证据八,《关于黄某A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的送达回证;证据九,关于退回办理黄某A信访事项的函(惠仲信函[2015]3号);证据十,信访事项交办情况告知单(惠市办访[2015]395号);证据十一,信访事项交办情况告知单(惠市办访[2015]134号);证据十二,相片(我房屋淹水证据);证据十三,上罗村小组回拨用地协议书(仲征字[2007]034号);证据十四,相片(陈某街道办事处翟某奇在施工排水管不对接证据);证据十五,竣工图。证据一至十五证明两被告行政不作为。证据十五证明住建局信息公开不公开,隐瞒信息。证据十四证明堵住我排水道,造成浸水18个月。
  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答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1不明确,应依法驳回其起诉。其诉讼请求1为“请市法院判令全部被告人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行为违法。”,并非明确该项诉讼请求基于我管委会何种行政不作为行为,在事实与理由中也未予以明确,其提出的证据也未能反映我管委会存在何种行为不作为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提起诉讼应当符合下列条件:……(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有下列情形之一,已经立案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不符合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原告的诉讼请求1不明确,应依法驳回其起诉。二、原告诉讼请求2、3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应通过民事诉讼解决其房屋因下雨无法正常排水导致水浸造成损失,在诉讼请求2、3中要求排除妨碍、拆除围墙等,该诉讼请求均属于民事诉讼中的相邻权或侵权纠纷,应告知原告可以通过提起民事途径另行处理,原告的诉讼请求2、3明显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应依法驳回其起诉。三、原告在事实与理由中针对信访处理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服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信访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受理信访事项的行政管理机关以及镇(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意见或者不再受理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批复》(【2005】行立他字第4号)规定:“一、信访工作机构是各级政府或政府工作部门授权负责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其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督促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不产生实质影响。信访人依信访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二、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处理意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和不再受理决定,信访人不服,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因此原告在本案中针对信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不应受理。四、原告信访所反映的问题,陈某街道办均依法进行了调查处理并及时答复,不存在行政不作为。从2013年开始,原告开始向陈某街道办信访部门反映其房屋雨天受浸的问题,接访后陈某街道办要求五一村委会迅速组织人员,安排机器设备帮助其排水。2014年上半年,更安排了工作人员深入现场查看,并协调区相关部门对原告的房屋的排水系统进行改造。2015年6月5日至10日,又根据原告的要求铺设直径为60厘米的排水管,再次对原告房屋的排水系统进行规划建设。针对原告的信访事项,陈某街道办多次作出答复意见并送达给原告,不存在行政不作为。对于原告向我管委会提出的信访复查,我管委会也均已依法作出《不予受理告知书》、《信访事项不予(不再)受理告知单》等,不存在行政不作为。上述答辩意见,恳请人民法院依法采纳,驳回原告全部诉请。
  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答辩称:一、我办事处依据原告信访所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处理、并及时答复,不存在任何行政不作为情形。二、原告针对信访处理意见提起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三、原告的房屋被水浸并非由于我办事处的过错造成,我办事处也没有法定的义务需为原告排除妨害。综上,原告无权对信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而且我办事处不存在行政不作为。原告的诉请不属于行政诉讼范围,其诉求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应当通过其他途径解决。其诉请没有事实依据也没有法律依据,恳请人民法院驳回其全部诉请。
  被告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未提供证据和惠州仲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陈某街道办事处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有如下质证意见:对十五份证据综合意见如下:原告在质证过程中没有明确其诉讼请求,其起诉称两被告不作为,具体是指何种的不作为并没有明确,我方也要求原告向法庭进行详细的说明,以便我方提出相应的质证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从2013年开始,原告认为被告等相关部门改变其房屋排水沟方向,导致其房屋浸水,并导致其财产损失。始向陈某街道办信访部门反映其房屋雨天受浸的问题,接访后陈某街道办要求五一村委会迅速组织人员,安排机器设备帮助其排水。2014年上半年,更安排了工作人员深入现场查看,并协调区相关部门对原告的房屋的排水系统进行改造。2015年6月5日至10日,又根据原告的要求铺设直径为60厘米的排水管,再次对原告房屋的排水系统进行规划建设。针对原告的信访事项,陈某街道办作出答复意见并送达给原告,管委会也已依法作出《不予受理告知书》、《信访事项不予(不再)受理告知单》等。现原告以其家浸水18个月,没有人来处理,造成其财产损失,属行政不作为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据原告庭审时陈述,因其家中浸水18个月无人处理,导致其财产损失,其投诉信访却不予处理,但据其提交的证据显示,被告已经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就其投诉事项予以处理,并通过信访答复意见予以回复。也即原告的诉求已经通过信访得以回复,综观本案,被告不存在侵犯其合法权益的行为,也即不存在行政不作为情形,而对于其诉求的第2、3项属于民事诉讼范畴,原告可另寻法律途径予以解决,不属于本案受案范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服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信访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受理信访事项的行政管理机关以及镇(乡)人民政府作出的处理意见或者不再受理决定而提起的行政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批复》(【2005】行立他字第4号)的第一条规定:“……一、信访工作机构是各级政府或政府工作部门授权负责信访工作的专门机构,其依据《信访条例》作出的登记、受理、交办、转送、承办、协调处理、督促检查、指导信访事项等行为,对信访人不具有强制力,对信访人的实体权利不产生实质影响。信访人依信访机构依据《信访条例》处理信访事项的行为或者不履行《信访条例》规定的职责不服提起行政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据审查,原告的信访事项在本案之前已予以处理,现原告以信访不作为为由,向本院提起诉讼,按照上述批复意见,本院不予受理。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和第(八)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原告黄某A的起诉。
  原告黄某A预交的案件受理费50元,由本院直接退回给原告黄某A。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六年八月五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面向深圳地区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未告知处理结果并说明理由,其行为属于未履行法定职责
下一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