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法务 > 正文

深圳村民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属于人民法院可直接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
2020-04-09 22:20:49   来源:深圳法律顾问网   评论:0 点击:10

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集体成员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陈某A提起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可直接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应予受理。
陈某A、深圳市沙井某B股份合作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7)粤03民终12194号
  上诉人(原告原告):陈某A。
  被上诉人(原告被告):深圳市沙井某B股份合作公司。
  上诉人陈某A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沙井某B股份合作公司(以下简称某B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2931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上诉人陈某A上诉请求:撤销一审民事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审理。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驳回陈某A的起诉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9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组织法》第36条的规定,本案应属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的受理范围。一、某B公司系以行政村或村民小组为基础组成的合作经济组织改组设立的股份合作公司,不管是改制之前的村民小组还是现今的股份合作公司,均不是我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行政机关,某B公司取消陈某A的股东资格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行为,陈某A有权根据民事诉讼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二、根据一审裁定结果,一审法院认为陈某A能否成为股份合作公司的股东及参与分红取决于公司章程及村民(股东)的意思自治。某B公司未按村民组织法第24条规定,依法通过村民会议就取消陈某A的股东资格及分红,违反了村民组织法的规定,陈某A有权根据村民组织法第36条规定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被上诉人某B公司辩称,一、某B公司是按照《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的规定,由行政村(自然村)为基础组成的合作经济组织改组设立而成。能否成为股份合作公司的股东及能否参与股份合作公司的分红,完全取决于某B公司的章程及村民(股东)的意思自治。某B公司注册成立时,已经将合格的股东依法在工商行政部门进行登记备案,陈某A不属于登记备案的范围之内。二、根据某B公司的章程第16条第5点第(7)、(10)小点,某B公司在设立时已经明确排除陈某A的公司股东资格。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同类案件的两个民事裁定书均认为此类案件不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民事行为,依法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理范围。综上,原审裁定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
  陈某A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某B公司确认陈某A为某B公司的合法股东,依法拥有某B公司的合作股的股份1股,股份价值约为1万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陈某A户籍地位于××宝安区。2016年6月28日,某B公司出具一份《证明》:“兹有我股份公司原籍股东陈某A,男,身份证号码,在2004年6月前一直为被告前身某B经济发展公司股东,享有股东权利义务”。
  经查,2004年6月7日,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组织人事办公室发出《关于陈某某等六同志不再享受集体股份分红等福利待遇的通知》,内容为陈某A已办理了招工手续,按照国家和镇委的有关规定,不再享受村集体分红、宅基地分配等政策,并要按干部、职工身份规定落实计划生育政策。
  另查,某B公司在原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某B经济发展公司的基础上改制而成立。某B公司章程中明确公司股份总额=集体股+合作股,凝固总股数。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股份合作公司是指注册资本由社区集体所有财产折成等额股份并可募集部分股份构成的,股东按照章程规定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企业法人,由以行政村或者村民小组(自然村)为基础组成的合作经济组织改组设立。因此,能否成为股份合作公司的股东及能否参与股份合作公司分红取决于公司章程及村民(股东)的意思自治。故,陈某A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裁定:驳回陈某A的起诉。案件受理费50元,陈某A已预缴,一审法院予以退回。
  本院认为,本案现阶段审查的焦点问题为:陈某A提起本案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是否属于人民法院可直接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第二条规定:“股份合作公司是指依照本条例设立的,注册资本由社区集体所有财产折成等额股份并可募集部分股份构成的,股东按照章程规定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企业法人”第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公司可以采取折股方式或者折股和募集结合方式设立”第十三条规定:“以村民小组所有的集体财产为基础设立公司的,应当以村民小组村民为股东”。本案中,陈某A起诉请求判令确认陈某A是某B公司的合法股东,依法拥有某B公司的合作股股份1股,股份价值约为1万元。陈某A为此提交了某B公司《证明》、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组织人事办公室《关于陈彩莲等六同志不再享受集体股份分红等福利待遇的通知》、某B公司章程等证据,作为其起诉主张具备某B公司前身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某B经济发展公司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在深圳市宝安区沙井镇某B经济发展公司改制为某B公司时其被取消股东资格的初步证据。由此可见,本案属于村民在村集体经济组织中享有成员资格后被取消资格产生的民事纠纷,即实质是村民认为集体经济组织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而产生的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集体成员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的规定,陈某A提起的本案诉讼属于人民法院可直接受理的民事诉讼范围,且陈某A的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故一审法院裁定驳回陈某A的起诉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29318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审理。
  陈某A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本院予以退回。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二〇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相关热词搜索:深圳村民 股东资格 确认纠纷 民事诉讼

上一篇:房屋买卖合同不适用不动产专属管辖规定
下一篇:即使享有公司绝大多数的股份及相应表决权,但其个人决策亦不能代替股东会决议的效力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咨询;或扫描添加上面二维码微信交流)
 
  邓杰,法律硕士,原深圳市某区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深圳市某区建设工程定标专家、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曾在教育、建筑工务、政府采购和纪检监察等政府系统工作多年,拥有颇为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能够有效提供各类法律风险防控方案,做到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各类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