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仅以同意抵押的股东会决议送达给债权人来认定抵押关系成立

来源:深圳法律顾问网 2020-06-26 17:17:42 阅读
某A银行重庆分行既无证据证明某H置业公司向其发出过要约,也无证据证明该行对要约作出了承诺;无证据证明未订立抵押担保合同系某H置业公司的缔约过失行为,更无证据证明未办理抵押登记的过错在某H置业公司,因此,仅依据某H置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不能认定抵押关系成立。
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与王某G汪某F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2018)渝民初119号
  原告: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
  被告: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
  被告:重庆某C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高某D。
  被告:徐某E。
  被告:汪某F。
  被告:王某G。
  被告:湖南某H发展置业有限公司。
  原告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以下简称某A银行重庆分行)因与被告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B实业公司)、重庆某C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湖南某H发展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H置业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8年5月2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梦来、樊明星,某B实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冉晓曦、郑银,某H置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龚建钊到庭参加诉讼,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借款本金21350万元及2017年11月21日起至2018年4月10日止的利息5958875元,截至2018年4月10日复利99344.27元;2.判令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自2018年4月10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本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算的罚息,以欠付利息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算的复利;3.判令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支付律师费28.5万元;4.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对某B实业公司的前述1-3项债务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某H置业公司在其抵押担保的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韶山北路391号铂金大厦共计85套办公用房及土地使用权范围内,对某B实业公司的前述1-3项债务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6.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某B实业公司、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某H置业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5月30日,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资产管理部(以下简称某A银行资管部)、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某B实业公司签订《委托债权投资协议》(以下简称《委托投资协议》),约定某A银行资管部委托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债权投资21500万元,并约定了期限、利率、分期还款金额、违约责任等。同日,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分别签订《保证合同》,约定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为某B实业公司的本案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日,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发放贷款2.15亿元。2017年6月26日,某H置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提交该公司股东会决议,承诺以其名下房产为某B实业公司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该股东会决议具备抵押合同的主要条款,既可视为要约,也可视为某H置业公司对某A银行重庆分行作出的单方承诺。在某A银行重庆分行作出承诺后,双方之间的抵押合同成立。但此后,该公司拒绝办理抵押登记。某B实业公司分别于2016年11月29日、2017年5月29日、2017年11月29日按约归还借款本金合计150万元,并还清2017年11月20日之前的利息,但自2017年12月21日起未能按约支付利息。2018年4月8日,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宣布案涉债务全部提前到期。
  某B实业公司辩称,本案债权人为某A银行资管部,某A银行重庆分行不具有本案诉讼主体资格,应驳回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起诉。
  某H置业公司除同意某B实业公司的答辩意见外,还辩称,某H置业公司并未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提供担保,双方未订立担保合同、未办理抵押登记,且《委托投资协议》载明的担保方式为保证担保,并无抵押担保之约定,某H置业公司不应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未作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某B实业公司对某A银行重庆分行举示的《委托投资协议》、《某A银行重庆分行核保书》(以下简称《核保书》)、《贷款资金提款申请书》、某A银行特种转账贷方传票、某B实业公司签署的《送达方式/地址确认书》、《授权委托书》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认可,但认为均不能达到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证明目的;对某A银行重庆分行举示的《保证合同》、其余当事人签订的《送达方式/地址确认书》、《股东会决议》、《律师函》及邮政特快专递单、《某A银行一般代理(分阶段支付费用)合同》(以下简称《代理合同》)、增值税专用发票、《兴业银行汇入回单(来账)》及结婚证复印件等证据,请求人民法院依法认定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某H置业公司对某A银行重庆分行举示的《贷款资金提款申请书》、某A银行特种转账贷方传票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认可,但认为不能达到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证明目的;对于某A银行重庆分行举示的其余证据真实性不予认可。某A银行重庆分行、某B实业公司对某H置业公司举示的《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认可。某B实业公司、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未提交证据,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未发表质证意见。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某A银行重庆分行举示的《保证合同》、《股东会决议》、《律师函》及邮政特快专递单、除某B实业公司外其余当事人签署的《送达方式/地址确认书》、《代理合同》、增值税专用发票、《汇入回单》及结婚证,本案中无证据证明前述证据不真实,本院对前述证据真实性均予确认。前述证据能否达到证明目的,结合相关事实综合评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6年5月30日,某A银行资管部(委托人)、某A银行重庆分行(受托人)与某B实业公司(融资方)签订《委托投资协议》,载明:1.委托投资金额2.15亿元,委托投资期限36个月,自2016年5月30日起至2019年5月29日,自融资方实际提款日起算。2.融资利率按年利率7.125%确定,日利率=年利率/360;结息日为每月20日,结息日后第一个工作日为付息日。3.融资方按照以下还款计划偿还委托债权投资本金:2016年11月29日50万元、2017年5月29日50万元、2017年11月29日50万元、2018年5月29日50万元、2018年11月29日50万元、2019年5月29日21250万元。4.融资方还款不足以支付全部到期应付款项的,委托人有权决定清偿顺序。5.本协议项下设置保证担保。6.委托人有权直接或通过受托人向融资方催收委托债权投资本息或通过法律手段提起诉讼。7.融资方发生违约事件,受托人有权采取宣布本协议未偿还的投资资金和其他融资款项立即到期等一项或多项措施;委托债权投资到期(含被宣布立即到期),融资方未按约偿还的,受托人有权自逾期之日起向融资方计收罚息,罚息利率在原融资利率基础上加收50%;对融资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按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8.因融资方违约而发生纠纷或诉讼的,解决纠纷的律师代理费、诉讼费及实现债权的费用等由融资方承担。9.本协议项下的所有通知或约定均应以书面形式送达。该合同载明的某B实业公司地址为重庆市经开区金童路116号1幢2-1。同日,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出具的《送达方式/地址确认书》载明:“在贵行的债权未获足额清偿之前,贵行(包括贵行委托的其他机构)或第三方向本单位发送的相关书面材料,包括但不限于律师函等,均可通过特快专递、挂号邮寄等合法方式,按本单位与贵行所签署的授信合同、具体授信业务合同、补充协议、附件及相关账户地址变更申请书等法律文书中记载的地址送达。”
  合同首部债权人记载为某A银行重庆分行、保证人分别记载为高某D、徐某E的《保证合同》均载明:鉴于某B实业公司和债权人签订《委托投资协议》,保证人愿意为主合同项下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1.担保债权本金为2.15亿元、利率7.125%,到期日2019年5月29日。2.保证范围包括主合同项下全部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债权人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执行费、律师代理费、公告费、评估费、拍卖费等)。3.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2年。债权人按照主合同或者本合同的约定提前收贷等情况下宣布主合同项下债务提前到期时,则视为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提前届满,保证期间相应提前。合同首部保证人记载为高某D的《保证合同》尾部共有人处有汪某F的署名,合同首部保证人记载为徐某E的《保证合同》尾部共有人处有王某G的署名。此外,首部保证人记载为高某D的《核保书》载明:保证人高某D、配偶汪某F,本人自愿为某B实业公司在某A银行重庆分行申请的委托债权本金金额2.15亿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该《核保书》尾部保证人处有高某D、汪某F的署名及捺印。首部保证人记载为徐某E的《核保书》载明:保证人徐某E、配偶王某G,本人自愿为某B实业公司在某A银行重庆分行申请的委托债权本金金额2.15亿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该《核保书》尾部保证人处有徐某E、王某G的署名及捺印。
  同日,某A银行资管部通过其在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账户向某B实业公司账户支付2.15亿元。
  2017年6月26日,某H置业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载明:股东会同意本公司为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申请委托债权2.15亿元提供抵押担保,并载明抵押物为韶山北路391号铂金大厦的办公用房。该决议尾部股东处加盖有深圳火星兄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印章。
  2018年4月8日,重庆伊斯特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伊斯特律师事务所)向某B实业公司发出《律师函》,载明:“贵司自2017年12月21日起未能按照《委托投资协议》约定归还贷款利息。本所接受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委托,函告贵司:贵司与某A银行重庆分行签订的《委托投资协议》项下借款全部提前到期,望贵司收到本函后1个工作日内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归还全部借款本金及利息、罚息、复利。”邮政特快专递载明该函件收件人为某B实业公司,寄送地址为重庆市经开区金童路116号1幢2-1,投递结果为拒收,于2018年4月10日被退回。
  2018年8月7日,某A银行资管部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及担保人收取委托债权投资本息及其他应付款项。
  某A银行重庆分行认可某B实业公司分别于2016年11月29日、2017年5月29日、2017年11月29日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融资款本金50万元、50万元、50万元,合计150万元,并已支付截至2017年11月20日的利息。
  庭审中,某A银行重庆分行陈述:某H置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系该公司工作人员当面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送达。某H置业公司陈述:该公司股东会决议系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转交。某B实业公司陈述:该公司没有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送达过某H置业公司股东会决议。
  另查明: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伊斯特律师事务所签订《代理合同》,载明该所代理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某B实业公司、某C商贸公司、高某D、徐某E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律师代理费28.5万元,其中合同签订后支付5.7万元。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该所支付5.7万元,该所亦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开具5.7万元发票。
  本院认为,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某A银行资管部、某B实业公司签订的《委托投资协议》,与某C商贸公司、高某D、徐某E等人签订的《保证合同》均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某A银行重庆分行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2.某B实业公司应否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融资款及款项金额;3.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应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及责任范围;4.某H置业公司应否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首先,关于某A银行重庆分行是否为本案适格原告的问题。某A银行资管部、某A银行重庆分行与某B实业公司签订的《委托投资协议》载明:某A银行资管部有权通过该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催收委托债权投资本息或提起诉讼;某B实业公司违约,某A银行重庆分行有权宣布融资款项立即到期,并有权自逾期之日起对某B实业公司计收罚息、复利等。前述约定表明某A银行重庆分行有权依约向某B实业公司主张融资本息。某A银行资管部作为委托人,亦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某A银行重庆分行向某B实业公司收取融资本息及其他应付款项。因此,某A银行重庆分行提起本案诉讼符合合同约定,并取得某A银行资管部的授权,为本案适格原告。某B实业公司、某H置业公司认为某A银行重庆分行无权提起本案诉讼的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关于某B实业公司应否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融资款及款项金额的问题。《委托投资协议》签订后,某A银行资管部通过其在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账户向某B实业公司实际支付2.15亿元融资款,某B实业公司应当按约还款。第一,关于融资款本金的认定。按照《委托投资协议》之约定,某B实业公司应于2016年11月29日、2017年5月29日、2017年11月29日分别偿还融资款本金50万元,某B实业公司亦于前述合同约定日偿还融资款本金合计150万元,故该150万元应当从融资款本金中扣除,其尚欠融资款本金为21350万元。第二,关于借款期内利息及复利的认定。某A银行重庆分行于2018年4月8日向某B实业公司发出《律师函》,载明某B实业公司自2017年12月21日起未按约偿还融资款利息,遂宣布该笔融资款提前到期。该函件送达地址为《委托投资协议》载明的某B实业公司地址,与某B实业公司签章认可的《送达方式/地址确认书》一致,系双方约定的某B实业公司有效送达地址。该函件于2018年4月10日被拒收退回,并不影响某A银行重庆分行宣布融资款提前到期之效力。某A银行重庆分行请求以2018年4月10日作为本案融资款到期日,本院予以支持。《委托投资协议》约定的融资期内年利率为7.125%,逾期罚息的年利率上浮50%即为10.6875%;未按时支付的利息,按逾期罚息年利率10.6875%计收复利。因此,某B实业公司应从2017年11月21日起至2017年11月29日止,以2.14亿元为基数按合同约定年利率7.125%计付利息;从2017年11月30日起至2018年4月10日止,以2135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7.125%计付利息;并以前述利息为基数,从应付未付利息之日起至2018年4月10日止按年利率10.6875%计收复利。据此计算,某B实业公司尚欠利息5958875元、复利99344.27元。第三,关于逾期后罚息、复利的认定。根据前述《委托投资协议》关于罚息、复利之约定,某B实业公司应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2135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逾期后的罚息;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595887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复利。第四,关于律师代理费的认定。《委托投资协议》约定,因某B实业公司违约而发生诉讼,应由其承担律师代理费。某A银行重庆分行为本案诉讼与伊斯特律师事务所签订《代理合同》并支付律师代理费5.7万元,该费用系某A银行重庆分行已实际产生的费用,应当由某B实业公司承担。某A银行重庆分行未举示证据证明《代理合同》约定的28.5万元律师代理费已全部支付,故对其余部分,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某B实业公司应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偿还融资款21350万元、利息5958875元、复利99344.27元、律师代理费5.7万元,并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2135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罚息;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595887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复利。
  再次,关于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应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及责任范围的问题。某A银行重庆分行分别与某C商贸公司、高某D、徐某E等人签订《保证合同》,约定各保证人为某B实业公司的本案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担保期限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2年。汪某F、王某G分别在《保证合同》尾部共有人以及《核保书》尾部保证人处签字,《核保书》亦明确载明汪某F系高某D的配偶、王某G系徐某E的配偶,应当认定汪某F、王某G自愿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为本案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案涉融资款于2018年4月10日提前到期,某A银行重庆分行于2018年5月21日提起本案诉讼,未超过保证期间。因此,某C商贸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均应就某B实业公司的前述债务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最后,关于某H置业公司应否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问题。某A银行重庆分行依据某H置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请求该公司在股东会决议载明的抵押物价值范围内就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某H置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虽然载明其股东同意该公司以其所有的房屋为某B实业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2.15亿元委托债权提供抵押担保,但该决议系某H置业公司股东作出的内部决策文件,该公司并未实际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出具担保函或订立担保合同,双方之间并未形成担保法律关系。某A银行重庆分行认为其取得该股东会决议之事实表明某H置业公司向其发出了要约,但某H置业公司对其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送达过该股东会决议予以否认。本案中,某A银行重庆分行既无证据证明某H置业公司向其发出过要约,也无证据证明该行对要约作出了承诺;无证据证明未订立抵押担保合同系某H置业公司的缔约过失行为,更无证据证明未办理抵押登记的过错在某H置业公司,因此,仅依据某H置业公司的股东会决议不能认定该公司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作出过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的意思表示,某H置业公司不应向某A银行重庆分行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某A银行重庆分行的诉请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偿还融资款本金21350万元、利息5958875元、罚息(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21350万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及复利(99344.27元并从2018年4月11日起至付清之日止,以595887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10.6875%计付);
  二、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支付律师代理费5.7万元;
  三、重庆某C商贸有限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就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的前述第一、二项债务向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41016.1元,由某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负担11410元,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重庆某C商贸有限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共同负担1129606.1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重庆某B实业有限公司、重庆某C商贸有限公司、高某D、汪某F、徐某E、王某G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二〇一八年十月三十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面向深圳地区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讯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代表本网所持观点、立场,也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即使享有公司绝大多数的股份及相应表决权,但其个人决策亦不能代替股东会决议的效力
下一篇:章程未就出资期限作出记载,股东应当随时履行出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