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刑事辩护 > 正文

借新冠疫情谎称卖口罩骗取他人5730元一审获判诈骗罪
2020-05-01 22:52:09   来源:深圳法律顾问网   评论:0 点击:10

被告人梁某A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利用电信网络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被告人梁某A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销售用于疫情防控物品的名义实施诈骗,依法应从重处罚。
深圳刑事辩护律师
梁某A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法院
(2020)湘0204刑初24号
  公诉机关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梁某A。因涉嫌诈骗罪,2020年2月25日被株洲市公安局石峰分局取保候审,同年3月13日被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本院于2020年3月18日决定继续取保候审。2020年3月23日本院决定逮捕,并于同日送交公安机关执行逮捕。
  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以株石检公诉刑诉[2020]2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梁某A犯诈骗罪,于2020年3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陈善文独任审理,于2020年3月24日在本院第九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株洲市石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2020年1月底,新冠疫情爆发后,被告人梁某A看到微信群里很多人求购口罩,遂生假借卖口罩骗钱的想法,用其母亲的手机号注册一新的微信取名“旺旺妈一卖口罩”(以下简称旺旺妈),从网上下载一口罩生产厂家logo、口罩图片、合格证书等资料,并用其本人“梁某A”的微信号在其加入的人力资源交流微信群里推广“旺旺妈”的微信号,称旺旺妈系口罩生产厂家方,自己从旺旺妈处买到了口罩。然后,被告人梁某A用“旺旺妈”的微信与添加其微信欲购口罩的人私聊,称其系厂方工作人员,N95口罩11元一个、一次性口罩4元一个,付全部货款后按订单顺序发货。2020年2月1日被害人谢某在微信群里看到消息,加“梁某A”微信核实后,添加旺旺妈的微信要求购买30个N95口罩并微信转账支付330元货款;2月2日被害人易某添加旺旺妈的微信后向被告人梁某A提供的支付宝账号(系以其母亲的身份认证)转账支付2000元购买500个一次性口罩;2月5日被害人薛某支付宝转账支付3200元购买800个一次性口罩;2月6日被害人罗某微信转账支付200元购买50个一次性口罩。收到该5730元货款后,被告人梁某A既没有去找货源,也不退还货款,而是搪塞和推托发货时间,还用其“梁某A”的微信在被害人组建的维权群里继续欺骗被害人,企图劝阻被害人报案。犯罪所得赃款5730元均被被告人梁某A用于网络游戏赌博及生活开销。
  被告人梁某A被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积极退赔4名被害人的损失,并于2020年3月13日在公诉机关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
  公诉机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1、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及支付宝转账记录、户籍资料、微信转账记录(退赔)、认罪认罚具结书等书证;2、被害人易某、谢某、薛某、罗某的陈述及证人刘某的证言;3、被告人梁某A的供述与辩解;4、提取笔录;5、光盘6张。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梁某A在疫情防控期间,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销售口罩,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梁某A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认罚,积极退赔被害人损失。建议对被告人梁某A判处有期徒刑6至9个月,并处罚金。
  被告人梁某A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无异议,并自愿认罪认罚。
  辩护人刘畅辩称:一、犯罪行为的定性与事实。被告人对于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所涉罪名无异议,被告人梁某A自愿认罪认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梁某A的行为虽已构成诈骗罪,但诈骗金额小、受害人少,且积极退赔、自愿认罪认罚,请求法庭依法从轻或免于处罚。二、量刑建议。1.被告人梁某A到案后如实供述,积极配合相关机关调查。2.被告人梁某A积极退赔,并取得被害人谅解。3.被告人梁某A自愿认罪认罚。4.被告人梁某A犯罪情节轻微,未造成严重后果,请求法庭考虑对梁某A适用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综上所述,被告人梁某A构成诈骗罪,但其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也愿意认罪认罚,并且积极退赔获得被害人谅解,具有法定从宽处理的情节,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对梁某A从宽处理。辩护人当庭提交了被害人易某、薛某的谅解书。
  经审理查明:
  2020年1月底,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被告人梁某A看到微信群里很多人求购口罩,遂生假借卖口罩骗钱的想法。被告人梁某A先用其母亲的手机号注册一新的微信,取名“旺旺妈―卖口罩”(以下简称“旺旺妈”),并从网上下载一口罩生产厂家logo、口罩图片、合格证书等资料。后被告人梁某A用其本人“梁某A”的微信号在其加入的微信群里推广“旺旺妈”的微信号,谎称“旺旺妈”系口罩生产厂家方,自己从“旺旺妈”处买到了口罩。然后,被告人梁某A又用“旺旺妈”的微信与添加“旺旺妈”微信号欲购口罩的人私聊,谎称其系厂方工作人员,N95口罩11元一个、一次性口罩4元一个,付全部货款后按订单顺序发货。2020年2月1日至2月6日期间,被告人梁某A先后骗取4名被害人购买口罩的货款合计金额5730元。收到货款后,被告人梁某A既没有去寻找货源,也不退还货款,而是搪塞和推托发货时间,还用其“梁某A”的微信在被害人后来自发组建的维权群里继续欺骗被害人,企图劝阻被害人报案。其犯罪所得赃款均被其用于网络游戏赌博及生活开销。具体事实如下:
  1、2020年2月1日,被害人谢某在微信群里看到被告人梁某A的推广消息,添加“梁某A”微信核实后,添加“旺旺妈”的微信要求购买30个N95口罩,并通过微信转账支付330元货款。
  2、2020年2月2日,被害人易某添加“旺旺妈”的微信后,要求购买500个一次性口罩,并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2000元货款(支付宝账号系被告人梁某A以其母亲的身份认证申请)。
  3、2020年2月5日,被害人薛某添加“旺旺妈”的微信后,要求购买800个一次性口罩,并通过支付宝转账支付3200元货款。
  4、2020年2月6日,被害人罗某添加“旺旺妈”的微信后,要求购买50个一次性口罩,并通过微信转账支付200元货款。
  被告人梁某A被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在审查起诉阶段,自愿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并主动全部退赔了被害人损失,取得了被害人易某、薛某的谅解。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1、微信聊天记录、微信及支付宝转账记录、户籍资料、微信转账记录(退赔)、认罪认罚具结书等书证;2、被害人易某、谢某、薛某、罗某的陈述、证人刘某的证言及被害人易某、薛某的谅解书;3、被告人梁某A的供述与辩解;4、提取笔录;5、讯问录音录像光盘6张。上述证据均经庭审质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梁某A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利用电信网络多次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诈骗罪。被告人梁某A在疫情防控期间,假借销售用于疫情防控物品的名义实施诈骗,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梁某A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并主动全部退赔了被害人损失,取得了部分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梁某A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于公诉机关提出的对被告人梁某A判处有期徒刑六至九个月,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本院对被告人梁某A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梁某A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已预缴)。
  (有期徒刑的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被告人梁某A的刑期自2020年3月23日起至2020年9月22日止。上述罚金限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四日
   
  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
  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第二百零一条对于认罪认罚案件,人民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时,一般应当采纳人民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量刑建议,但有下列情形的除外:
  (一)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
  (二)被告人违背意愿认罪认罚的;
  (三)被告人否认指控的犯罪事实的
  (四)起诉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
  (五)其他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情形。
  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或者被告人、辩护人对量刑建议提出异议的,人民检察院可以调整量刑建议人民检察院不调整量刑建议或者调整量刑建议后仍然明显不当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
   

相关热词搜索:新冠疫情 卖口罩 诈骗罪

上一篇:政府官员明知会议纪要违法仍执行,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被判罪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咨询;或扫描添加上面二维码微信交流)
 
  邓杰,法律硕士,原深圳市某区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深圳市某区建设工程定标专家、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曾在教育、建筑工务、政府采购和纪检监察等政府系统工作多年,拥有颇为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能够有效提供各类法律风险防控方案,做到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各类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