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执行法务 > 正文

公司股东在出资期限届满前已将其股份转让,人民法院不追加该股东为公司债务被执行人
2020-04-08 11:43:40   来源:深圳法律顾问网   评论:0 点击:10

鉴于某F公司的原股东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已在出资期限届满之前将各自的股份转让,二审判决追加受让股份的袁某G为被执行人,没有追加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为被执行人并无不当。
深圳企业法律顾问
宁夏某A工贸有限公司、乌海市巴音陶亥滴沥帮乌素某B煤矿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最高人民法院
(2020)最高法民申13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宁夏某A工贸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乌海市巴音陶亥滴沥帮乌素某B煤矿有限责任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麦某C。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武某D。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某E。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银川某F商贸有限公司。。
  二审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袁某G。
  再审申请人宁夏某A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A公司)因与被申请人乌海市巴音陶亥滴沥帮乌素某B煤矿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某B煤矿)、麦某C、武某D、李某E、银川某F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F公司)及二审被上诉人袁某G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9)宁民终24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某A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在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某F公司股权,某F公司无可供执行财产,不能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的情形下,拒绝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九条规定,不予追加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为被执行人错误。(二)二审判决认定“某F公司新增注册资本认缴时间尚未到期”没有证据证明,该认定错误。本案应追加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为被执行人。根据某F公司2014年10月30日股东会决议,某F公司的股东需要增资至7000万元的出资义务将在本案再审期间届满,故应改判追加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为被执行人。(三)二审判决在改判的情况下,对一审案件受理费却未作处理,违反《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申请再审案件,应当围绕某A公司的申请再审理由,对本案二审判决是否存在其主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一项规定的情形进行审查。
  本案中,2007年4月27日某F公司设立登记时的注册资本35万元已全额缴纳,2014年5月9日及2014年10月30日某F公司的注册资本从35万元增加至1000万元及7000万元,公司章程约定两次新增注册资金由其股东分别于2019年5月9日前及2019年10月30日前缴足。本案执行依据确定的某A公司对某F公司享有的买卖合同债权发生于某F公司2014年5月9日、2014年10月30日两次公司注册资本增资之间,某F公司于2014年5月9日将公司的注册资本从35万元增加至1000万元对债权人某F公司案涉交易产生公示效果和信赖基础。强制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是执行依据在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的前提下,在一定程度或者一定范围内对于作为执行依据的生效法律文书主文没有明确的义务履行主体的扩张。鉴于某F公司的原股东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已在出资期限届满之前将各自的股份转让,二审判决追加受让股份的袁某G为被执行人,没有追加麦某C、武某D、李某E、某B煤矿公司为被执行人并无不当。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四十三条第三款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决定诉讼费用的计算有异议的,可以向作出决定的人民法院请求复核。计算确有错误的,作出决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更正。”某A公司申请再审称二审判决在改判的情况下未对一审案件受理费进行处理错误。某A公司就诉讼费用的计算提出的异议,并不属于法定再审的事由,且二审法院已做出裁定予以补正。某A公司该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某A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宁夏某A工贸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四日
   

相关热词搜索:公司股东 出资期限届满 股份转让 被执行人

上一篇:他项权证一般仅记载抵押权利数额,抵押担保范围应依照合同约定执行
下一篇:实际权利人可以对名义权利人的债权人主张排除强制执行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本站法律顾问

 (点击拨打137—1519—8118进行咨询;或扫描添加上面二维码微信交流)
 
  邓杰,法律硕士,原深圳市某区政府公职律师、深圳市人民政府听证员、深圳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法律类)、深圳市某区建设工程定标专家、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员,曾在教育、建筑工务、政府采购和纪检监察等政府系统工作多年,拥有颇为丰富的法律实务经验,能够有效提供各类法律风险防控方案,做到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各类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