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共有的遗产一直未进行分割,可随时主张权利无诉讼时效限制

来源:深圳法律顾问网 2020-06-13 19:54:04 阅读
本案中,虽然被继承人张志华死亡已有27年,但遗产一直未进行分割,原告张某1、张某2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按法律规定应视为接受继承,即为共同共有,在共同共有状态下,法定继承人可随时主张权利,无诉讼时效的限制,故本院对被告张某3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深圳遗产继承律师
张某1、张某2等与张某3等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邯郸市峰峰矿区人民法院
(2019)冀0406民初417号
  原告:张某1。
  原告:张某2。
  被告:张某3。
  被告:张某4。
  原告张某1、张某2与被告张某3、张某4为继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某1、张某2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确定原告就峰峰矿区××峰峰村南门里街48号财产份额;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系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其父亲张志华于1992年12月31日取得峰峰村南门里街48号集体土地使用权证,证书上载明宅基地总面积451.2㎡,其中建筑占地面积153.08㎡。两原告系父亲张志华与前妻付青兰所生,张志华与付青兰于1962年协议离婚。在××××年张志华与贾新兰结婚后生育被告张某3和张某4,现原被告父亲张志华于1993年11月去世,其配偶贾新兰于2001年7月去世,张志华去世后留存峰峰矿区××峰峰村南门里街48号宅院一套,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继承财产分割事宜,经村委会调解,一直达不成一致意见。现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法向人民法院行使诉权,望人民法院依法裁决,判如所请!
  原告张某1、张某2提供证据如下:1、峰集证(1992)字第641号宅基地使用证、登记底账两页;2、2013年12月11日峰峰村委会证明;3、2013年12月13日峰峰村委会证明;4、峰峰村委会证明;5、付青兰证人证言。以上均为复印件。
  被告张某3、张某4辩称,原告诉求于法无据,依法不应予以支持。一、原告诉求分割的财产为答辩人和父母共同家产。答辩人父亲张志华和母亲贾新兰于××××年结婚,婚后生育一儿一女,即答辩人和妹妹张某4。1977年父母在母亲娘家人帮助下,在位于峰峰矿区××峰峰村南门里盖起五间堂屋,1982年父母又盖起临街五间房。1983年答辩人参加工作,1988年答辩人和父母一起又盖起堂屋两侧陪房。1992年12月5日父亲张志华病故。1993年答辩人和妻子屈长丽结婚后一直居住在上述房屋内,1994年答辩人将堂屋西边二间房屋用水磨石铺地,1996年又对堂屋东边三间房屋做水泥面维护,当年还对临街五间房屋外墙做水泥抹面,并做了水磨石板铺地,2002年又对临街房屋台阶做水泥抹面。同时多年来答辩人还投资对堂屋屋顶裂缝处进行了多次维护,每年冬季清扫屋顶积雪,还将院子地面、街门口铺设便道砖,每年油漆门窗、街门,给堂屋西二间、临街房屋吊布顶。答辩人自小就和父母一直生活在上述房屋内,成年后又和父母一起盖起堂屋两侧陪房,多年来答辩人陆续投资对上述房屋进行了维护和修缮,上述房屋实属于答辩人和父母家庭共有财产。二、原告和答辩人母亲贾新兰之间没有形成抚养教育关系。原告张某1出生于1948年7月5日,张某2出生于1955年3月2日,1962年原告父亲张志华和原告母亲付青兰离婚时,张某2归付青兰抚养。××××年答辩人父母结婚时,原告张某1已近成年并已外出参加工作。多年来原告没有和答辩人父母一起共同生活过,并且原告也从来没有赡养过贾新兰,原告和答辩人母亲贾新兰之间根本就没有形成抚养教育关系。依据《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之规定,原告和答辩人母亲贾新兰之间不能适用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三、宅基地使用权不能分割或继承。宅基地使用权是一项特殊的用益物权,它具有身份性,与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密切相关,只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才能享有宅基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的取得具有无偿性,还具有一定福利性,体现保障农民“居者有其屋”的社会保障职能。宅基地使用权以户为单位发放,在以户为单位的家庭关系存续期间,家庭成员不得请求分割宅基地使用权。家庭个别成员的死亡,并不必然导致户的消灭。宅基地使用权并非个人财产,自然不能作为遗产进行继承。四、原告诉求已超法定时效。我国《继承法》第八条明确规定“继承权纠纷提起诉讼的期限为2年,自继承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被侵犯之日起计算。但是自继承开始之日超过20年的,不得再提起诉讼。”答辩人父亲张志华于1992年12月25日去世,至今已超过27年,原告起诉要求分割遗产份额明显违背上述法律规定,其诉求依法不应予以支持,恳请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诉求,以切实维护答辩人的合法权益。
  被告张某3提供证据如下:1、峰峰社区村民委员会证明;2、证人张某5、贾某、冀某、张某6、孙某证言及身份证复印件;3、证人冀某、贾某出庭作证。
  被告张某4未提供证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张某1、张某2与张某3、张某4系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张某1、张某2系张志华与前妻付青兰所生子女,1962年张志华与付青兰离婚;××××年张志华与贾新兰结婚,婚后生育张某3、张某4。张志华于1992年12月去世,其配偶贾新兰于2000年去世,去世前均未对涉诉房屋立有遗嘱或处理。现张某3在涉诉房屋居住。
  张某1、张某2提供的宅基地使用证登记底帐,载明:“土地使用者张志华,地址为前街路南,峰集证(1992)字第641号,用地面积451.2平方米,其中建筑占地153.08平方米,用途为住宅,四至东:大街、西:孙怀忠、南:屈华良、北:柴生会,人口5人,宅基地片数2,现有房屋间数16,1992年12月31日。”。2013年12月13日峰峰镇峰峰社区村民委员会出具证明,载明:“关于我村村民张志华死亡后,其子张某1与其弟张某3房产纠纷一事,从两年前至今张某1一直向张某3主张分割房产,并要求村委会进行调解。经村调解,双方达不成协议,村无法解决。”。
  本院认为,法定继承纠纷是指依据法律直接规定的继承人范围、顺序和遗产分配原则,将遗产分配给合法的继承人的继承方式。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本案中,1992年12月31日峰集证(1992)字第641号宅基地使用证所确认的宅基地上的房屋系张志华与贾新兰生前夫妻共同财产。张志华死亡后,属于张志华的房屋产权份额应先行析出,其余一半属于贾新兰的房屋产权份额,应作为其遗产予以继承。张某1、张某2作为张志华子女,与贾新兰、张某3、张某4均系张志华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在继承开始后,继承人均未表示放弃继承,视为接受继承,故张某1、张某2分别占涉诉房屋的1/10(1/2×1/5),张某3、张某4分别占涉诉房屋的1/10(1/2×1/5),贾新兰占涉诉房屋的6/10(1/2+1/2×1/5)。贾新兰死亡后,张某3、张某4作为贾新兰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继承贾新兰的房屋产权份额,即贾新兰所占涉诉房屋的6/10分别由张某3、张某4各自继承3/10。综上,张某1享有涉诉房屋的份额为1/10,张某2享有涉诉房屋的份额为1/10,张某3享有涉诉房屋的份额为4/10(1/10+3/10),张某4享有涉诉房屋的份额为4/10(1/10+3/10)。
  被告张某3提出“原告诉求已超20年,不得再提起诉讼”的抗辩意见。本案中,虽然被继承人张志华死亡已有27年,但遗产一直未进行分割,原告张某1、张某2未明确表示放弃继承,按法律规定应视为接受继承,即为共同共有,在共同共有状态下,法定继承人可随时主张权利,无诉讼时效的限制,故本院对被告张某3该抗辩意见不予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邯郸市峰峰矿区峰峰镇峰峰村峰集证(1992)字第641号土地上的房屋原告张某1享有十分之一的份额、原告张某2享有十分之一的份额、被告张某3享有十分之四的份额、被告张某4享有十分之四的份额。
  案件受理费4300元,减半收取2150元,由原告张某1、张某2负担1075元,被告张某3、张某4负担10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版权声明

本站为非营利性普及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旨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捍卫各方合法权益。所刊文章均用于学术研究,如有冒犯到您的相关权利,请与我们联系反馈处理。

上一篇:股东与公司财产形成混同应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