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法务 > 正文

黑市捐精者多不愿自然性交捐精 所生子女与其仍产生法定抚养责任
2012-09-18 14:56:12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0 点击:

在精子的黑市买卖中,即使签署了协议,因这种协议违反了我国的公序良俗和社会伦理道德,不会产生合法的法律效力。“由于买卖双方签订的捐精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所生的子女与捐精者仍会产生血缘父母的法律责任。

 

广东精子黑市调查:捐精者多不愿直接受精

“自助式捐精者”随身携带的捐精工具。

30岁的刘敏(化名)一直在寻觅合适的捐精者,她希望能尽快怀孕。两个月前,她向广东精子库提交了申请,被告知最少要等一年。随着年龄的增长,急于要孩子的夫妻俩选择另觅他途。而民间捐精黑市的存在,让刘敏夫妇的愿望得以实现。

刘敏和丈夫已经面试了几名捐精者,甚至不惜从深圳跑到广州。和刘敏预想的一样,这种捐精方式并不需要发生性行为。方式是将捐精者的精液吸入到注射器,再推入刘敏的体内,与子宫的卵子结合,最后制造出一个生命。

这种诡异的受孕方式的始作俑者是活跃在Q Q捐精群里的“自助式捐精者”。即,通过民间“自助式”的捐精受精方式,采用如上所述方法,帮助不孕家庭获得一个孩子。然而,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蔡学泳看来,对于受精一方的不孕家庭,这种民间精子黑市存在极大风险。

30岁的刘敏(化名)和丈夫已经面试了几名捐精者,甚至不惜从深圳跑到广州,但能否成功寻找到合意的民间捐精者并不确定。这是一种隐秘的,又带着几分江湖气息的捐精方式,是否成交并不完全由买家拍板。

“如果这对夫妻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或者有家庭暴力倾向,我是断然不会同意的,从血缘上讲,这也是我的孩子”,28岁的捐精者Jacky说。Jacky至今未婚,但通过民间捐精的方式帮助了一个不孕家庭怀上孩子,而且他还会继续做下去。

捐精者在获得一笔不菲的费用后自动消失。若非特殊情况,他们与受助家庭将永不见面。接下来,不孕家庭要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生殖中心主任蔡学泳透露,无法确定捐精一方是否携带缺陷基因的情况下注入精子,出生的孩子会有畸形风险。况且,由于这类捐精者在播撒“种子”的时候往往没有节制,“美国已经有这样的先例了,一个男人捐了100多份精子,这样他的后代撞到一起的概率更大,近亲结婚的后果不堪设想。”

官方精子库的供求失衡

当男方没有精子或者有严重疾病导致染色体异常时,若想怀孕,妻子必须接受人工授精。蔡学泳介绍,因为环境污染以及食品安全等多种因素,初婚夫妇不孕症发生率在15%左右,人群中无精子症的发生率是1%,这种不孕家庭的数量“相当之多”。

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合法获取精子的渠道只有一个———各地的精子库。根据“双盲”原则,通过密码制度,对精子的供方和输入方进行编号,同时隐匿供、受方的真实身份。被捐献的精子必须经历审核,且最多只能提供给5对夫妻使用。

广东省精子库主任唐立新透露,合格的精子需要经过重重检验,照目前的水平来看,仅有30%可以成功进驻精子库,其余均得销毁。每年广东有600多对夫妇登记“借精”求子,因为一精难求,他们等待的时间往往要达到一年以上。如果是紧缺血型,等待时间更漫长。唐立新承认,即使现在将捐精补贴提高到5000元,能不能解决精子短缺依然有待观察。

即使能等到精子库里的精子,也并不代表一劳永逸。蔡学泳透露,进行人工授精能一次成功的比例大约只有15%,通常要进行3次左右才会成功,在深圳进行一次费用是2200元。民间捐精更像一揽子交易,在地下交易中,卖家往往会以合约的方式承诺,为保证成功率,会一直“配合”到买方怀孕。而且他们都恪守着一个不成文的游戏规则,若买方无法受孕,则只收取一半的定金。

“目前排队(等精子)是普遍现象,其实随着年龄的增长,妇女生孩子是不能等的。”唐立新说。

精子库成功捐精者报价更高

在捐精Q Q群里,“自助式捐精者”往往摆出愿者上钩的姿态,他们在签名栏标注所在地区和血型。写地区是为了便于碰面,血型则是为了配合受助夫妻的血型。“一般来说,捐精者的血型最好能跟孩子父亲的血型一致。若孩子将来遭遇意外需要亲属输血时,对不上就麻烦了”,一位捐精者解释。事实上,有心人还会标注自己的学历、身高和体重,供买方参考。

30岁的陈果(化名)有在广东省精子库成功捐精的经历,这会让他在报价时更有底气。因为精子库会对捐赠者进行严格的健康考核,淘汰率也高,因此有过这种经验便是精子质量的保证。陈果至今都保留着大四时在广东精子库捐精后的证明,普通的自助式捐精者获得的报酬在3000元左右,但他的价格则一直在5000元以上。

除了卖精者,混迹在群里的还有买家。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交易,自助式捐精者与不孕家庭在网络上沟通,获得对方的基本信息,然后在现实中见面,若双方都对彼此的条件满意,价码和条件谈妥之后,则相约进入实施阶段。

注射捐精是民间捐精主要方法

30岁的刘敏一直在寻觅合适的捐精者,担心等待精子库的精子会错过最佳生育年龄,她希望能尽快怀孕。她和丈夫已经面试了几名捐精者,甚至不惜从深圳跑到广州,“我希望找一个和我老公长得像的,这样孩子以后不会被指指点点。”这也是她选择自助式捐精的原因之一,广东省精子库的精子分配采取双盲原则,她不知道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会长得像谁。

民间捐精实施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直接性交,这种方式被隐晦地称之为“自然受孕”,也是捐精者们不太愿意接受的方式,因为当双方有了身体的实质接触时,也就带来了更大的健康风险。捐精者Jacky透露了一个更隐晦的原因。曾有捐精者在买家的苦苦央求下实行了这种方式,进行到一半时,忽然有陌生人破门而入,并以强奸为由勒索钱财。

为了避免意外,民间捐精者通常会选择第二种方式:捐精者通过手淫将精子射入酒杯。为保证和人体体温一致,酒杯温度必须控制在37.5摄氏度。再用注射器缓缓吸取杯中精液,在针口处套上一截吊针塑料管,将塑料管插入女方下体,缓缓推动注射器,确定精液注入子宫。为了提高成功率,这个过程通常需要在女性排卵期进行。由于工具能很轻易获得,且捐精者和受捐者不用发生实际身体接触便能完成,这也成了目前最主流的民间捐精方式。

蔡学泳透露,“他们(自助式捐精者)的做法确实借鉴了人工授精的操作模式,在女方输卵管畅通的前提下,如果能坚持在排卵期进行,确实很有可能让女方怀孕”,虽然在操作上可行,其中却可能带来巨大隐患。首先,注射器和酒杯都不能保证完全消毒,如果细菌超标,将会导致宫腔感染。其次,在人工授精中,为保证孕育出色的后代,往往会有一个洗精的流程,确保杀灭传染病原,并保证与卵子结合的都是活力最好的精子,但这一点民间捐精根本做不到。

个案

兼职捐精的国企科研员

32岁的杨侃(化名)俨然老江湖了。3年来,他已帮助4对夫妻成功受孕。7年前,他也曾到广东精子库捐献精子,至今有多少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存在于这个世界,杨侃也说不清楚。“那些家庭(通过自助式捐精获得孩子的家庭)的联系方式,我都保留着,等那些孩子长大了之后,我会告诉他们这件事,也让他们提防风险(指近亲结婚)。”

杨侃已有一个4岁的女儿,交易时,他会从钱包里掏出女儿的照片,以消除买方对他生育能力的顾虑。同样必不可少还有一份体检报告,证明他没有携带任何传染性疾病。若买方坚持,他亦会配合他们到医院做一个更加全面的检查,包括对精子质量的确认。他长期保持着体育锻炼的习惯,并戒掉烟酒,不吃甜食,就是为了随时以最佳的状态“奔赴战场”。

表面上,杨侃是一家国企的科研人员,而这项工作则是他的副业。“第一次做这个时,还会有做贼心虚的感觉,后来就慢慢坦然了。”杨侃直言,他并未因这项副业感到不适,反而觉得是在帮助别人,“我会一直进行下去。”

因为经验丰富,杨侃对确保客户怀孕自有一番心得。面对客户,他驾轻就熟———“女方受精的时候要密集安排在排卵期前3天,第一天一次,然后排卵期那天一次,一共做两次。”“在进行这个的时候,女性的阴道一定保持要湿润,最好在一个月前就休养生息,保持心情愉悦。”“在精子被注射进去的时候,女方上半身平躺在床上,而腿部最好搭在垂直的墙上,以确保精子能往下流到子宫里。十分钟后,再恢复全身平躺的姿势,在腰部上垫两个枕头,保持这个姿势20分钟。”至于成功率,他透露服务过的大部分对象基本都是一次通过,至多没超过两次,“双方都很省心。”

在进行捐精之前,杨侃会跟买家签署一个协议。一是商量好定金和余下酬劳的支付方式,通常是之前支付一半,事成后支付另一半。二是约好孩子的抚养问题,“我不想哪一天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冒出来一个孩子叫我爸爸,不想影响我的生活。”

[对话]

“这绝对不仅仅是人民币的交易”

南都: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捐精?

杨侃:其实是受我周围医生朋友的影响,他们告诉我,现在不孕不育的家庭非常多,我希望我能做点事,能帮就帮呗,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害。但捐精确实是比捐血更痛苦,捐血捐完就没事,捐那个的话,有时候想起来怪怪的。其实我周围也有很多朋友,通过这种方式在捐精。

南都:你是冲着钱去的?

杨侃:有些人是冲着钱去的,我不是。只有保证对小孩好,我才会捐,否则给多少都不接受。

南都:你捐过几次?

杨侃:你之前问我时我说是第1次,其实我捐了4次。

南都:都成功了吗?

杨侃:成功了。我现在4次,有3次是一次性就过了,有1个是因为女方有子宫后位的问题,特别麻烦。

南都:这些家庭都在深圳吗?

杨侃:基本在深圳,有1个在广州。

南都:其他夫妻也是通过注射精子怀孕吗?

杨侃:没有,有些是自然受孕,就是性接触那种,就是我刚说的子宫后位的那位女士。之前我也努力过很多次,因为她的子宫后位,怎么都没法怀孕。

南都:为什么同意?

杨侃:那次客户要求。我说不行,但后来也说得挺那个的,他们一起哀求,我的心就软了。其实我们每次去做这种事时,都很痛苦。

南都:你的家人知道吗?

杨侃:我不会跟我的家人说。你想想,假如生出来以后她(指自己的太太)要想看,你怎么办?

南都:如果你跟这些买精的家庭保持联系,他们会不会觉得麻烦?

杨侃:我跟他们要求的,是你要对小孩好,其实很多人都带着感恩的心,绝对不仅仅是人民币的交易。我觉得这个是好事。这是一种道义的行为,应该受到赞扬而不是非议。

南都:这些小孩将来会不会碰到一起?

杨侃:确实要保持联系,确实有这样的问题,很可能会近亲结婚。

南都:从法律来讲,私下提供精子应该是违法行为。

杨侃:国家如果能帮助失独家庭和不孕家庭,这种事就不会发生。

说法

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医师唐立新:

补贴提高难解“一精难求”

广东对捐精的补贴已由原来的3000元提高到5000元。广东省人类精子库主任医师唐立新透露,尽管补贴提高了,但前往精子库捐精的人群其实并不多,再加上捐精的高门槛和战线较长,并不能缓解缺精的问题。整个捐精流程约需要10次左右。每次给400元,最后再一次性补贴,总额为5000元。

为何不在深圳等其他城市也设置精子库?唐立新表示,精子的储存需要苛刻的条件以及严格的管理,设置捐精点成本较高。而精子供应紧张,并不代表精子库的工作量饱和。因为完成整个捐精流程要至少10次以上,精子基本来源还是广州市民。

精子供应紧张除筛选要求高外,另一原因还在于使用上的限制。中国1:5的标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标准。丹麦是1:25。唐立新说,国外都有几十年的运行经验,比我们更丰富。他们曾做过调查,一个20万人的城市,对25个妇女进行抽样,都是安全的。近亲结婚的情况少于千万分之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唐立新表示,好不容易筛选到的供精者的精子,用完5个就不能再用了,这是很大的浪费。多年来学术界对此都有讨论,最终只能看卫生部的决定。

“当捐精和捐血救人一样被大家了解和接受,情况应该会大大改善。”唐立新透露,近期省精子库人气有所增加,这可能得益于媒体关注和报道以及领导的重视。但目前的用精费用还是太低,应予提高。目前人工授精的费用一个周期才5000元-6000元。而省精子库的精液使用费才800元,这与全国2500元-3000元的平均值,以及与取精所用的成本相比实在太低。

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

民间捐精无合法法律效力

广东鹏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梅春来透露,卫生部明令禁止买卖精子,也不许直接使用新鲜的精液。一份精液的提供需要经严格筛查,最终才达到能够使用的标准。在精子的买卖中,即使签署了协议,因这种协议违反了我国的公序良俗和社会伦理道德,不会产生合法的法律效力。“由于买卖双方签订的捐精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所生的子女与捐精者仍会产生血缘父母的法律责任,捐精和受精者对所生子女的生命、健康和教育抚养应依亲身父母的身份承担法律责任。”

AⅡ03-04版

统筹:南都记者 文婷

采写:南都记者 文婷 贺达源 见习记者 王烨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实习生 万家

(报料人:李小姐 报料奖:200元) 

相关热词搜索:广东 精子 黑市 捐精者 抚养责任

上一篇:储户银行卡在手遭盗刷银行担全责 银行上诉称不能证明卡未离身
下一篇:唯冠拒付律师费惹三官司 董事长杨荣山昨日亲自应诉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